江湖神棍天津三不管:打卦算命

清末北京天桥,天津三不管,营口洼坑甸等地聚集的“打把式卖艺的”、”卖大力丸的“、”算卦相面的“、”说评书相声的、“变戏法的”等等江湖行当。

在当时江湖人称算卦相面的叫“戗金”也叫“戗盘的\"。算卦相面的先生穿衣打扮唬人,现在我们在有些地方早市之类的地方还能看见算卦的,穿着褂子,留着长胡子。有点武侠小说里仙风道骨的意思。其次的有点真学问,关键时刻一套一套的能唬人。再一个就是会察言观色,会套话。当时江湖上把套话叫做“把簧”。会“把簧”他才能吃算卦相面这碗饭,挣大钱。

江湖神棍天津三不管:打卦算命

他们当中的领导人自称大师爸,对外则称大相士,因其大都自称神之使者,故亦被称大神棍。以算命看相、骗人钱财为业,内部有自己的门规、师承、组织、暗语。其真传分“法与术”两大类。其中的法就是一本大相士或大神棍们必需的课程——其秘本名为《英耀篇》。其术的方面就是历代累积所集之怎样舞神弄鬼来欺骗大众,行之有年的经验秘本,该秘本又可分为两篇,一为《扎飞篇》,该篇为舞神弄鬼之法;另篇名为《阿宝篇》,此篇为专以诈术来行骗财物之法。

江湖神棍天津三不管:打卦算命

其中《英耀篇》属师门大法,是不得轻易传授给徒弟的,门派中人是以得到这本秘本才算得到师门真传的,其又规定不得传授非徒弟之儿女或女婿。由于《英耀篇》是师门大法,所以传授时得一字不漏地由师父把秘本口授给受传之徒,被传授人得经过拜祖师、焚丹书、立誓等一系列的隆重仪式,师父同时把怎样识别同门之法及一首自述宗派世系之歌诀传授。“英耀”之意,英是指家底,自身之意思。

耀是指用非常高明之手法去取得之意。英耀就是怎样使用髙明的手法去使对方吐露自己的家底和身世,《英耀篇》共分为三部分,第一部分说的是如何辨别来人的心意;第二部分说的是根据人的阶层、表情判断其处境;第三部分是套来人真实情况的方法。其全文系全以江湖黑话代替,内容如下:

一入门先观来意,既闲言切莫踌躇,天(父)来问追(子)欲追责,追来问天为天忧。八(妻)问七(夫),喜者欲凭子贵,怨者实为七愁。七问八,非八有事定然子息艰难,士子问前程生孙为近古,迭迭问此件定然此件缺,频频问原因其中定有因。一片真诚自说慕名教,此人乃是一哥(诚心付钱的顾客)。笑贄问请看我贱相如何,此人若非火底(富贵之人)就是畜生(捣乱之人)。砂砾丛中辨金石,衣冠队内别鱼龙。

江湖神棍天津三不管:打卦算命

僧道纵清不忘利欲,庙廊达士志在山林,初贵者志极高超,久困者志无远大,聪明之手家业常寒,百拙之夫财终不匮,眉精眼锐白手兴家之人,碌碌无能终生工水之辈,破落户穷不离鞋袜,新发家初起好炫金饰,神閽額光不是孤孀亦弃妇,妖姿媚笑倘非花底定宠姬,满口妤对好久居高位,连声是是是出身卑微,面带愁容而心神不定家有祸事,招子闪烁而故作安祥祸发自身,好勇斗狠多遭横死,怯懦无能常受人欺,志大才疏终生咄咄空把恨、才篇性执不遭大祸亦奇穷,治世重父学之士,乱世发草莽英雄,通商大吧竞工商,穷乡僻壤争林田。

急打慢千轻敲而响卖,隆卖齐施敲打审千并用。十千九响十隆十成,敲其天而推其比,审其一而知其三。一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,再敲不吐仍妨拨草以寻蛇。先千后隆无往不利,有千无隆帝寿之材,无千不响无隆不成。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,举一隅而知三隅,随机应变鬼神莫测,分寸已定任意纵横,慎重传人师门不出帝寿。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扬名。

江湖神棍天津三不管:打卦算命

《英耀篇》劈头第一句便说:“一入门先观来意,既开言切勿踌躇。”这就是说,对那些前来看相算命、求神问卜的人,一进门来,就要先观察他是怀着什么心事和愿望来的,你如果忖摸不透,就不要胡乱发言,但一开口,就要运用一套“军马”(有组织、有层次的发言和发问)来对付对方,切勿犹豫不决,你一有犹豫,对方就会对你不信任了。

接着,它便根据人们心理一般规律,一一分析说父亲来问儿子,是希望儿子富贵;儿子来问父亲母亲,必然父母遇着什么不幸的事情。妻来问夫,面上露出一片希望神气的,是想丈夫富贵腾达;面上露出怨望神色的,必然是丈夫好嫖好赌,或者是宠爱妾侍。夫来问妻,不是妻子有病,就是她没有养育儿子。读书人来问,主要求功名富贵;商贾来问,多数是因为生意不前。”

《英耀篇》还提醒后学门徒说:态度诚恳而又自说慕名前来求教的人,多数是最相信命运的“一哥”(一哥实际是死人的意思,这是江湖相士们侮辱顾客的隐语);而笑口吟吟说:请看我贱相何如,这种人,如果不是衣食丰足的权势人物,就是“畜生”(畜生是江湖相士们骂那些有意前来捣蛋的顾客的隐语)。屡屡问这件事,定然缺少这一样,频频问什么原因,其中一定有原因。更多精彩搜公众号,天机录。要注意呵!有些富贵中人家装出很穷困很倒霉的样子来试你,你要在砂砾丛中辨开是金是石;要小心呵!有些破落人家的子弟或是清寒之流的人物,会混进一群富贵人中来相命,你要在衣冠队里识别谁是龙,谁是鱼。

“秘本”的第二部分,是从人们的外表、谈吐、性格,来分析他们的意愿、心理状态以及可能遭遇的命运等。它说:即使是最自命清髙的和尚和道士,他们心里忘不了利欲;但那些做大官的人物,即使心里很贪恋禄位却喜欢谈论归隐山林。刚刚中了举人、进士或新做官的人,他们的欲望极大,而且趾高气扬;而那些长期潦倒或郁郁不得志的人,他们希望却很低,不会有远大的志愿。

“聪明之子”,他们高不成,低不就,左碰右碰,结果常是很潦倒很贫苦广百拙之夫”,他们希望不髙,上司喜欢他,老板喜欢他,他那饭碗倒是可以长久保持,家中常会有节余。皮肉幼嫩而形容枯槁,衣服寒酸却穿鞋踏袜,多数是破落户。粗拳大爪而意气自豪,衣服朴素但带着金玉首饰物,必然是个白手兴家的老板。衣饰虽华丽,但额角光滑,面带愁容的,不是孤孀,就是弃妇;满手金饰,打扮得很妖艳,眉目间带有风情的,不是当红的妓女,就是富贵家的宠姬……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