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上次介绍了一些日本的诅咒故事,大家表示想继续听听中国历史上的诅咒术。

要细说中国诅咒术的话,这玩意有点复杂,真要捋清楚的话,我应该去写篇论文才行……它不像日本,逮着唐朝与东密的源头往下说就行。

所以,今天我也不说啥体系之类的,就来随便聊聊一些耳熟能详的诅咒,大家就当听听故事。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国内诅咒以及诅咒故事,很早就出现在历史上,大家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很多宫廷剧中,后宫争宠中必定出现的扎草人诅咒,比如拿武则天的故事来说。

武则天在成为“武后”前,和王皇后、萧淑妃争权,并用残暴手段处死二人,萧淑妃临死前诅咒——我死后要变成猫,生生世世扼你的喉。(萧淑妃也不是善茬,只是斗输了而已)

武则天后来虽成为一代女皇,但也经常做噩梦,梦见王皇后和萧淑妃二人找她索命,平日里一见到猫就很害怕,便禁止宫中养猫。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还有些诅咒故事,会牵扯到王朝兴衰,封建社会的第一个王朝和最后一个王朝,都有此类诅咒故事,前者是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。

传言当年秦昭襄王和楚怀王谈判,秦王却不按套路出牌,强行扣押楚怀王,并要求楚国要用城池来交换君王,楚王坚决不出卖国家利益来让秦国得逞,最后被秦国扣押三年,囚死他乡。

楚王灵柩运回楚国之后,楚人倍感屈辱与愤怒,有个叫楚南公的人便说出了预言一般的诅咒: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。

这话翻译过来,就是句气话——我大楚就算只有几个人了,也要搞死你秦国。

后面的事大家就耳熟能详了,烧了阿房宫的是楚人项羽。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火烧阿房宫概念

清朝的“叶赫那拉氏诅咒”则更玄奇一点,但本质也是差不多的。

清朝建立前,努尔哈赤为了统一女真部落,吞并了爱新觉罗氏最大对手“叶赫那拉氏”,叶赫部落的首领临死前曾经对天发誓——我叶赫氏就算只剩下一个女人,也要灭掉你爱新觉罗。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这话在后来也真的应验了,史上最败家的女人——慈禧太后,以及宣布溥仪退位、清朝落幕的隆裕太后,都是叶赫那拉氏的女人……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中慈禧,右1隆裕

而以上这些“诅咒”故事,很难说清楚到底是诅咒,还是遭受屈辱之后愤怒的“口嗨”,这主要取决于对“诅咒”的定义。

现代提及诅咒,几乎都认为是“一种咒怨的语言”,而对发出诅咒的人的身份则不在乎,这种“诅咒”更接近“言灵”,突出的是语言的力量,认为只要说出来就有效果。

但若真要细细研究诅咒的“成分”,就会发现“专业的”诅咒不是口嗨就行,还有一套复杂的“生效标准”。

参考道教法术中的诅咒,比如上次说日本的丑时之女时,有留言说到的陆压钉头七箭书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看过《封神演义》的大概都记得陆压道人,他在这本神仙云集的演义小说中,出场次数不多,但风头贼大,主要就是因为他的两件法器——斩仙飞刀和钉头七箭书,两者都是一发入魂,不带重样的杀人夺宝必备神器,多次在姜子牙遇到硬茬时,陆压就出来轻描淡写的搞定,实在有点bug。

尤其是这个钉头七箭书,简直是诅咒界的教科书案例。

陆压揭开花篮,取出一幅书,书写明白,上有符印口诀:“依此而用,可往岐山立一营,营内筑一台。扎一草人,人身上书‘赵公明’三字,头上一盏灯,足下一盏灯。自步罡斗,书符结印焚化,一日三次拜礼,至二十一日之时,贫道自来午时助你,公明自然绝也。”《封神演义》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抛开罡步与书符,其实就是扎草人

按封神演义的设定,陆压是道人,“钉头七箭书”归根到底也是道教咒术,而且施法过程,是比较正宗的。

道教法术,一般来说拆解开都有四个部分:法、诀、符、咒。

法,就是神明,一切具有灵性的神灵皆属“法”,不管哪种法术,法都必不可少,是修行的根源,也是法术的根源。法术要有效力,就必须有神明赋予力量。

符是施展力量的手令,相当于神明的信物,不同符咒的符头各自不同,因为他们所请的神明就是不一样的,比如三清符、五雷符等……对应的是不同的神明。

诀,就是让符咒法术发生作用的一组手部动作,或者指部动作,如指诀在施法中的作用就非常重要,尤其是剑指,在众多治病消灾、化煞驱鬼、降魔伏妖等各种法术里,都能用到。有的时候不仅仅要捏诀,还要“步罡”“叩齿”等等其他方式。

最后,就是“咒”,咒的作用是与法(也就是神明)沟通的语言,从而达到法术想要达到的特殊效果。真正道教的诅咒术,都需要有施法步骤,而其精华部分不是外人能清楚的,远不是念几句咒语就能伤人。

咒虽是道教法术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“咒”却不是道教独享的。上古时连宗教都没有形成,甚至连文化都没有成系统时,就有巫祝用咒语来祈天祷地。

后来的宗教几乎都有自己的“咒”,佛教有自己的诸多咒语,密宗更是诸般咒语五花八门,基督教也有驱魔咒。

而以上的咒法,与我们日常所知的诅咒显然又不是一回事。

我们所理解的诅咒,气质上更符合的是《鲁班书》里的压胜咒术(压胜,也称“厌胜”)。

没错,压胜里也蕴含着诅咒之术,尤其是《鲁班书》中,更是记载着诸多诅咒秘术。

最近我追剧《龙岭迷窟》,想起了同演员阵容的《怒晴湘西》,里面有一段鹧鸪哨去怒晴县找怒晴金鸡的故事,其实在小说原著中,鹧鸪哨去当地苗寨找鸡时扮演的角色是木匠,当地苗寨人也最信奉鲁班,而且当时还提到一个民间传说:

有家人本来富足,可搬了新宅之后,家境一落千丈,幸得高人指点,始知建造宅子的时候,克扣了木工银钱,被墨师在家中下了厌胜之术。结果拆开墙基房柱,果不其然,四柱之下,那分别藏着一辆拉满铜钱的马车,全是硬纸扎成,四乘马车的方向分别指向四方,好像是载着钱往宅外而去,这就是木匠暗中下的阵符。被识破之后,主家也没毁去这四辆纸马车,而是把它们掉转了车头,由外而内向家里运财,此后果然财源滚滚。《鬼吹灯之怒晴湘西》

细说中国诅咒术:钉头七箭书、叶赫那拉诅咒…

网传《鲁班经》,真实性未知

如果平时看过一些涉及到《鲁班书》的小说、故事,这类似的压胜案例,没听过上百个那也绝对听了十几种了。

这一切的起源都在《鲁班书》里,这本可算是古代一本奇术,写书的人就是工匠祖师鲁班。

鲁班也是一战国奇人了,战国知名军火商(抢单没抢过墨子),工匠祖师爷,掌握核心黑科技……

《鲁班书》被封为木匠神书,其内容却不限定在木匠活上,书分上、下两册。上册是木工技巧,包括相地、相宅、上梁、造柱等屋宅相法和木工手艺,(鲁班书里面也记载一些基础的风水相法),还会介绍一些简单的压胜术,如梁上钱、太公牌等吉利压胜也在内。

下册就是鲁班书最诡异的地方了,下册鲁班书记载的都是一些法术、医术、咒术,而其中最核心的地方在于咒术,救人靠咒,伤人也有咒,什么九龙化骨水、催生水法、夺取生魂法、万病发疯法、木偶人镇法、美女脱衣法、先死老母法、五鬼进宅法、金刀利剪法、五瘟法、起九龙海水法……

只有你们想不到的咒,没有他们起不了的咒,可以说是诅咒系里的“万恶之源”,比下降头还像下降头。

不过这本书也有很多局限,首先本书的传承就是师徒口口相传,不闻六耳。而且学书中法术的,本身就有“五弊三缺”的诅咒,所以真正的鲁班书传人一直很稀少。

五弊三缺

五弊者:鳏、寡、孤、独、残。三缺者:钱、命、权。

书中具体有多少奇门怪术?搞不清楚。

而且有些咒术是别人发明的,后世强行附会成《鲁班书》的,硬塞到里面,这种借大IP宣传私货的营销手段,古代也是常有的。

到了现今,“诅咒”这事无限接近娱乐化,除了口嗨和自我发泄外,作用不大。以前某宝上一搜就有一堆咒人服务供你挑选,但真正有效的恐怕一个也没,现在某宝上管理严格了,这种浪费钱的诅咒也就没多少了。

不过,某宝之外的世界还是存在一些古怪的诅咒术,会有一些人为了私欲,不怕反噬就为人诅咒,这类事我在后台就看到有粉丝说过(涉及隐私,就不贴了,你们身边应该也有类似的故事,如果不介意公开,可以在评论区留言。)

诅咒,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大家上头时想一想就够了,哪怕口嗨一下也行,但真要千方百计请人下诅咒,那除了逞一时之快,实在得不偿失,万望慎重。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