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时事评测】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产业

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行业

2020年4月1日愚人节,中国直播界缔造了2020年中国电商史上魔幻的一幕。罗永浩抖音直播首秀,支付交易总额超1.1亿元,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,创下抖音直播带货新纪录。另一边厢,“淘宝一姐”薇娅直播卖火箭!还真有人下了单,不知道是否自己人刷单。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爆发,全国封城,人人在家隔离,及后又有疫情后遗症的加力,从而造就互联网相关产业狠狠地火了一把,外卖与直播带货趁机分一杯羹。正如《2020年庚子,投资心理与股市走势》之预测(详见下图所标)。

一直以来都有关注、研究互联网经济,原因这个是潮流,现在干什么事业都要先考虑粉丝经济。目前来看,直播卖货产业已经不是个人行为了,背后承载着组织与资本的逐利梦想,纷纷抢夺头部IP与头部平台,其行业趋势可谓一时无两。

然而,在紫微斗数眼中,究竟直播卖货属于什么性质呢?从行业特征观察,它集表演、销售、广告、流量、产品、内容等元素于一身,具有投机与桃花的双重特性,符合这两种条件的星曜就只有廉贞与贪狼了。

廉贞五行属火,可引申为互联网。它非常擅长表演与内容,主大利直播出镜的表情发挥,以及内容的创作。贪狼的投机特质适用于互联网的虚拟经济,而且产品、销售、广告、流量交由贪狼负责亦相当称职。

廉贞贪狼是组合对星,是紧密相连的合作伙伴。廉贞主情欲,贪狼主物欲,可见此为欲望之合体。贪狼属于正缘,廉贞属于偏缘,其桃花性质亦全齐了。廉贪组合分居巳亥二宫的驿马之地,大利于奔动游走中发展,此符合互联网的传播效果。

【时事评测】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产业

【时事评测】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产业

依据六十星系大原则,吉曜吉化触发廉贞贪狼星系的流年,被视为直播卖货行业的崛起年份。反之,流年四化飞星克害廉贞贪狼星系,便是该行业受到影响之时点。此为宇宙趋同效应之天时所趋,无人无业态能够摆脱这一规律。

根据这个逻辑,过去及未来的两大重要关口,分别为第一,2018年戊戌,流年四化飞星为贪狼化禄,激发廉贞贪狼星系,是年为直播卖货行业的质变起点。确实在戊戌年,整个直播销售产业进入爆发的启动阶段。正是这一年,头部IP开始涌现,并逐个功成名就。

2019年己亥,四化飞星武曲化禄与贪狼化权再度激发廉贞贪狼星系,主发财富效应,推动一波空前绝后的变现高潮。去年头部平台与头部IP进一步独占互联网销售之鳌头,这个全新的经济模式逐渐成熟,如今产品要求销量,还真的离不开直播带货。

然而,为了满足头部IP的竞争需求,这里面也存在着很多难言之隐。低价卖货,零利润促销,甚至亏本甩卖,一轮轮的成功秒杀,卖得越多,会不会代表亏的越多,这个只有商家自己知道。

2020年庚子,四化飞星武曲化权与天府化科继续为直播卖货行业加分,武曲化权表征为财富调度,天府化科则表征为银行开库及名气信用,由此可见,今年是财富与信贷之大年,对虚拟经济的互联网市场相当有利。

好了,世间万物都有盛衰起落,时至第二个关口,2022年壬寅,四化飞星武曲化忌冲击廉贞贪狼星系,由此触发激烈的动荡效应,主重大波折与破财。是年对直播带货行业影响较大,预期将出现一波冲高回落的严峻考验。

【时事评测】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产业

光是流年星系之间的互动关系,似乎未够说服力,倘若加入个人命理运势的考评,则能获得天人合一之前瞻性信号。目前中国直播带货行业,最为闪耀的三位头部IP,分别为薇娅、李佳琦,以及刚刚出圈的罗永浩。

罗永浩生于1972年壬子,李佳琦生于1992年壬申,两人生年四化皆为武曲化忌。行至2022年壬寅,便构成流年与生年重叠触发之凶局,无论在命盘中任何一宫,都将掀起让人难以招架的浩瀚波澜。

在紫微斗数四化飞星系统中,武曲化忌排在四化最凶榜第一位,也就是说,一旦流变为凶局,其威力则非常严重!行经2022年,他们二人命格的星系结构,将面临武曲化忌的双重激发,想必有一番困扰,就看个人造化了。

薇娅生于1985年乙丑,生年四化为太阴化忌。虽然没有跟2022年武曲化忌构成直接影响关系,但它属于紫微斗数三大财星之一。依秩序排列为武曲、太阴、天府,武曲主进财,太阴主理财,天府主储蓄,三者在星系关联中相互触发,也就是说,武曲化忌必然影响太阴化忌,主破财克应无疑。

头部IP三大咖,同时在2022年壬寅,命理格局都出现问题。再结合流年四化飞星对行业主星廉贞贪狼的影响,由此推测,直播卖货产业将于2022年迎来关口式之挑战。我们不妨以乐观态度来看待事物的发展规律,这是合理、正常的衍变过程,停顿整理一下也是好事。

【时事评测】紫微斗数眼中的直播带货产业

假设2022年壬寅是一个调整时点,那么,究竟风险在那里呢?一者是虚拟经济的盛衰度;二者是意识形态的容忍度;三者是头部平台与头部IP的出位度,三大风险值得重视!

2020年庚子,我们正在“制造一次贫穷”,大变革周期已经到达峰值阶段,狂风躁雨般扑面而来。在这个风急浪尖之际,一些一夜暴富的行业与人物,似乎给人一种大唱反调的味道,与大趋势格格不入,难道不觉得吗?

根据当前情势,结合术数预判,未来3-5年属于贫穷煎熬期,活着才是人生目标。那么,意识形态会否管控这类虚拟的暴富产业呢?第一,须要视乎经济发展的容忍度,互联网产业当然会力保,但如果垄断过度,对其它产业造成严重伤害则另当别论了。

还有一大风险,假如不作收敛,玩得太过出位,当局会否出手管控。卖货卖到天天上热搜霸屏,卖货卖到连火箭都成为商品,卖货卖到身家过亿,卖货卖到红透全天下......影响力越大,危机则越大。不要忘了,现在我们正处于制造贫穷的时期。

互联网暂时不会衰竭,因为九运(2024-2043)属于离火之元运,符合互联网之五行特质。但九紫右弼星主旺文化及科技产业,缺乏内涵的商品销售,如果没有内容的加持,则将逐步被时代所边缘,甚至被淘汰。所以,架接在文化底层之上的直播卖货(有内容),才是未来的真正出路。

在制造贫穷的过程中,仇富心理将日益严重,过于高调的行业与人物必定成为众矢之的,暴富人群同时也会成为被攻击的主要目标,而直播带货的头部IP与平台则首当其冲。至于影响有多大,最后比拼的是个人命运与修为了!但愿直播带货不会步影视圈的后尘,可是机会相当大,因为它们都有同一属性。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