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畜是什么意思,六畜指的是哪六畜?

人类最早饲养家畜可追溯到一万年前,那时环境险恶,生存不易,有了家畜就能保一方部落食物不断,因此人们蓄畜是求生使然,一字记之曰“吃”。后来文明孕育,蓄养家畜又不仅仅是吃了,也要改善生活,为人所用,故“六畜”随之形成。

六畜为“马、牛、羊、鸡、狗、猪”。其中,马能骑乘致远,牛能耕田负重、羊能上供作祭、鸡能司晨报晓、犬能守夜防患、猪能宴飨宾客。六畜在手可谓生活不愁,所以古人常说“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”。

只是就像家畜功能不断变化一样,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化,人的欲望也是在膨胀的。仅仅“山珍海味”一词所描述的“古代八珍”中,就分上中下三列,总计数十种野味珍馐。比如猩唇、驼峰、猴头、熊掌、鹿筋等等,达官贵人纷纷以食之为荣。零三年“非典元凶”果子狸,也是其中一种。

六畜是什么意思,六畜指的是哪六畜?

《易经》说,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。君子如龙,从吃到饱到吃得好,不断进步固然是正道。但是乾卦有云:“上九,亢龙有悔。”一条乘云而上的龙,飞到了最高,最极端的地方,把对食物的执着发展到了极致,什么都要吃却不知道给自己留些余地,凶险自然而然就来了。

吃野味这种长期形成的定时炸弹,清代的《听雨轩笔记》中就记载了两例。其中一起发生在乾隆辛未年间,该年春天皇帝南巡,地方官为了巴结乾隆,想在他下榻处建造一座亭子,当时工人掘土造地基,却挖出了一片水池,池子里还有几条不知名的大肥鱼。工人们以为大补,个个嘴馋难耐,二话不说就烹饪食用,结果那鱼肉口感极差不说,凡是食用的工人都得了怪病,最后死者皆暴毙,侥幸活下来的,也苦不堪言。

无独有偶,清代名人薛福成也在《庸盦笔记》中记载了一个为了滋补而食用壁虎的故事。众所周知,壁虎是五毒之一,但是有些人认为壁虎断尾重生,必定有极强的补性,所以偏好食之。平湖县有个豆腐店伙计常吃壁虎,某天物色到一条特大的壁虎,喜不自胜,拿来一口吞下,结果变得体虚乏力,差点也一命呜呼了。

馋嘴文豪苏东坡在他的《送牛尾狸与徐使君》中写道:“泥深厌听鸡头鹘,酒浅欣尝牛尾狸。”这个“牛尾狸”说得就是果子狸。果子狸作为零三年“非典的”间接宿主,以其鲜美难得而闻名于“八珍”。所以不论宋代还是现代,饕餮客皆好此道。

一个“补”字和一个“鲜”字道尽了野味的精髓,所以自古以来人们爱吃野味为的是什么,窥一斑而知全豹。而回头来看,古代瘟疫无数,很多都是不知根脚,或许有大部分要归功于“好食野味”的文化糟粕。

佛教常说,贪,是一切烦恼的根本,人造的种种罪恶业都源于一个“贪”字。譬如放着驯养千年的鸡鸭牛羊不吃,偏要去吃那些个披鳞戴甲的刺猬、穿山甲之类是贪。本着猎奇之心去吃蝙蝠也是贪。于是前有非典肆虐,后有冠状病毒横行,何苦来哉?

《易经》说“恶不积不足以灭身”,天道予人的六畜五谷,是自然最终筛选给人类的精华。我们有饭吃是“福”,珍惜手中的饭,则是“惜福”。为什么不能减少一些贪欲,非要追求“福气”以外的东西呢?希望此番灾祸过后,人人都能体恤自然,觉悟改过。须知求“福”其实很简单,就是给众生多留一些余地,让自己多得一点生机。

花未全开月未圆,才是好命好风景!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